每日經濟新聞
要聞

每經網首頁 > 要聞 > 正文

不甘“縣城”,濟南要夜色撩人

每日經濟新聞 2019-06-21 17:20:04

6月19日,濟南市政府官網發布《關于推進夜間經濟發展的實施意見》,提出打造“泉城之夜”品牌,建設一座具有獨特韻味的“不夜城”。

每經記者 楊歡 劉艷美    每經編輯 官遠星    

____501291096.thumb_head

圖片來源:攝圖網

“濟南是內陸最早開埠的城市,為什么到今天還是那么不土不洋?”幾年前,在濟南市商務局組織的一場群眾見面會上,有網友直言不諱地說。

如今,這座濟南人民口中“全國最大的縣城”,已決心改頭換面,并為自己設定“大強美富通”的形象定位。

6月19日,濟南市政府官網發布《關于推進夜間經濟發展的實施意見》(以下簡稱“實施意見”),提出打造“泉城之夜”品牌,建設一座具有獨特韻味的“不夜城”。

這是濟南提升城市形象的最新舉動。臟亂差、堵城、霧霾……正不斷撕掉“舊標簽”的濟南,令“老對手”青島也刮目相看。

幾乎同時,青島方面透露,將對標上海、成都、西安等城市,繁榮“夜經濟”。兩座城市,又一次狹路相逢。

濟南到底有多土?

曾幾何時,老舍是濟南名頭最響的“代言人”。

“ 請閉上眼睛想:一個老城,有山有水,全在天底下曬著陽光,暖和安適地睡著,只等春風來把它們喚醒,這是不是個理想的境界?”這篇被收入小學課本的《濟南的冬天》,打開很多人對濟南的第一次想象。

老舍筆下的濟南,古樸而又安詳。不過,隨著“挖掘機技術哪家強,中國山東找藍翔”,這句濟南藍翔技校的“魔性”廣告語反復洗腦,讓不少人對于山東,乃至濟南都留下了另一重難以忽略的印象。

說濟南“土”,輿論給出的理由有很多:電視臺循環播放的挖掘機、廚師學校、不孕不育廣告,無形中成為城市代名詞;受東西狹長、南北短促的空間格局限制,城市交通狀況堪憂,一度成為全國“首堵”;等了20年才等來第一條地鐵,卻是從郊區開往郊區……

而且,在很多人印象中,濟南似乎沒什么夜生活可言。“位于濟南市中心的泉城廣場10點熄燈,把南方同學嚇壞了,還以為停電。”此前,有知乎網友爆料。要知道,這可是濟南的“門面”和地標。

官方“吐槽”最為致命。


據濟南電視臺報道,2017年3月,時任濟南市委書記王文濤調研拆違拆臨工作。當時,王文濤指著一塊展示牌上違建未拆除前的照片說道:“說濟南像個縣城就是這個感覺。”而后,旁邊的時任濟南代理市長王忠林還不忘補上一句:“它連縣城都不如,就像個農村大市場。”

其實,濟南先天稟賦不差。“四面荷花三面柳,一城山色半城湖。”雖然是一座北方城市,卻不乏江南的溫婉氣質。大明湖、趵突泉、千佛山,濟南山水自古遠近聞名。

新中國成立后,國家決定優先發展重工業。濟南抓住機遇,中國重汽、濟南鋼鐵等先后在這里誕生,濟南一時風光無兩。不過,隨著改革開放為沿海城市帶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,濟南逐漸被青島、煙臺等城市超越。

直到2018年,提出做大做強省會城市的濟南一舉“吞并”萊蕪,才終于從老三晉升老二,但仍被穩坐第一的青島甩出一大截。

不僅如此,在城市風貌方面,相比毫無歷史包袱、只有短短上百年建城史的青島,千年古城濟南在不斷修修補補、新舊交替中,逐漸被前者搶去了風頭。

如何“改頭換面”

根據最新發布的《實施意見》,“借鑒先進城市經驗,建立‘夜間區長’和‘夜生活首席執行官’制度。”

這兩個職務似曾相識,就在今年4月底,上海發布的《關于上海推動夜間經濟發展的指導意見》中,第一條便是:借鑒國際經驗,建立“夜間區長”和“夜生活首席執行官”制度。

這并非巧合,上月末,濟南市剛剛出動了70余名領導干部組成的代表團,前往上海考察,學習內容包括城市的精細化管理和營商環境經驗。為期三天的行程中,第一站便是考察上海城市燈光亮化工程。

確實,濟南想要促進夜經濟的發展,需要滿足其所需的公共設施與服務配套,比如夜間交通、燈光照明、公廁設施、醫療設施、治安保障等,使之不至于成為掣肘發展的瓶頸。

從組團考察到出臺措施,前后不足一個月的時間,效率如此,也是濟南發力夜經濟的緊迫性所在。當前,夜經濟發展指數,已經成為各個城市之間競爭的新維度。

以“夜經濟”為關鍵詞搜索可見,近段時間包括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西安、成都、南京等在內的諸多城市,都從政府層面強調,要在“夜經濟”上下功夫。

根據《實施意見》,濟南將開展夜間燈光造景,做好街景打造、裝飾照明、標識指引等工作,建設一座具有獨特韻味的“不夜城”,營造良好夜間消費氛圍。

“建設一座具有獨特韻味的‘不夜城’”,這在今年初濟南市政府工作報告中已被提及。關鍵在于,在城市文化逐步趨同的今天,如何讓夜經濟向特色文化靠攏?

對標深圳、上海、北京等地,華僑城酒吧街、虹梅路老外街101、王府井“深夜食堂”……不難發現,這些夜間商圈之所以能長久的聚集人氣,其生存乃至業態“常青”的背后,往往有著匹配其城市特性的閃光點。

這一次,濟南把重心放在了“泉”字上:開設泉水船宴等特色筵席,打造夜晚“船游泉城”系列產品;集中打造富有泉城特色現代時尚的酒吧街……根據《實施意見》,濟南的目標是打造屬于自己的“泉城之夜”。

又一次隔空battle?

按照官方說法,此次《實施意見》是“為更好地繁榮發展省會城市夜間經濟,進一步轉方式、調結構,擴內需、促消費,加快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。”

這兩年,為了做強做大省會,濟南沒少下苦工。不同于成都、武漢等強省會,在山東省內還有一個實力強勁且絕不甘于屈居人下的青島。

上個月,《青島日報》頭版配發評論員文章《勇當全省“絕對第一” 提升青島的首位度》,當中強調:“如果我們是省內勉勉強強的第一,也不光彩,如果是第二,那就更等而下之了。”

豪言如此,青島自然有足夠的底氣。僅以本文討論的夜經濟為例,根據今年最新發布的城市夜經濟指數排名,全國337個地級市中,青島排名23位,濟南排名46位。兩者排名相差一倍不說,濟南也是這當中僅有的4個排名靠后的省會城市之一(其余分別為南京、福州和廣州)。

根據城市夜經濟指數的計算方式,我們選擇了酒吧數量、深夜便利店占比以及夜間燈光值強度三個參考維度進行對比,看看濟青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。

根據美團發布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12月,青島的酒吧數量共759家,而濟南僅有315家在“夜經濟”產業中,深夜便利店也是一個重要業態。

根據上個月中國連鎖經營協會發布的2019中國城市便利店指數,青島24小時營業便利店的平均占比為37.5%,濟南為20%。

再來看城市夜間燈光值強度的對比。根據NASA官網提供的圖片,也可以看出兩座城市在夜間燈光強度上的差別。


圖片來源:NASA官網

盡管在省內領先,但從全國層面上講,青島的夜經濟不算繁榮。青島自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,在4月舉行的國際時尚城建設攻勢作戰方案答辯上,青島市政協副主席李眾民指出,

“青島的一個明顯的短板,就是夜生活和夜經濟。外地的客人現在到了青島,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,因為晚上八點半左右馬路上就沒有人了。前兩年我到外省一些偏遠地市,晚上十點左右馬路上還很熱鬧。而且上海、深圳、廣州等地,夜間消費占整體消費的比重非常大。”

之后,青島也將出臺《關于推動我市夜間經濟發展的實施意見》,對標上海、成都、西安等城市,繁榮島城“夜經濟”。具體措施包括,大力改造培育夜間購物街區,推動休閑購物消費;大力發展餐飲休閑街區,培育特色餐飲品牌等。

和一些雙子星城市暗暗較勁不同,青島和濟南的“你追我趕”幾乎是擺在明面上的話題。

5月山東省2018年度“各市經濟社會發展綜合考核”結果公布,濟南首次奪冠。面對濟南的“攻勢”,青島市委書記王清憲最近幾次強調:“濟南正在鉚足勁沖刺一萬億GDP大關,我們要有緊迫感啊!”

白天經濟靠生產,夜晚經濟靠消費。當夜經濟發展水平逐漸成為衡量城市生活質量、消費水平、經濟活力的重要指標,無論是急需提高城市首位度的濟南,還是想要穩固省內帶頭大哥地位的青島,新賽道開跑,誰都不逞多讓。

責編 楊歡

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聯系。
未經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:021-60900099轉688
讀者熱線:4008890008

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濟南 夜經濟 青島

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0

0

免费的彩票交流群 寿宁县| 枞阳县| 毕节市| 枞阳县| 峨边| 西城区| 翁源县| 巨野县| 德州市| 高要市| 常熟市| 革吉县| 舟曲县| 彭水| 布尔津县| 英吉沙县| 九龙县| 健康| 沙河市| 板桥市| 宜川县| 马边| 延庆县| 阜南县| 西充县| 宁明县| 新蔡县| 潜江市| 日土县| 文登市| 泸定县| 东明县| 承德市| 武威市| 隆昌县| 濮阳市| 禄丰县| 罗源县|